• 回家——世界性难题
    发布日期:2019-07-05 20:4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们明白“农村被城市吞没、小城市变成大城市、大城市奔向超大城市、资源向城市尤其向大城市集中——城市的号角早已吹响,城市化的趋势不可逆转”。我们也明白对于拥有雄心壮志的人来说,大城市,超大城市才是他们实现自我价值最好的舞台,对于渴望冒险和刺激的年轻人来说,城市更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我们无意改变这一切,我们只想为那些并不愿意来到城市谋生却又不得不离乡谋生的人们找出一条出路,找出一条让这些早已被喧嚣的人群、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快得使人窒息的工作节奏折磨得精疲力竭的人们悠闲度日的出路。

  Mukul Khairatkar:相对而言,印度的大城市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小城市的工业规模比较小,所以就业资源也就没那么多。而在大城市,由于工业发达,商业和销售行业发达,往往雇佣高素质的人并给他们提供高薪。[详细]美国:

  凤凰网:芝加哥可是一个大城市,那么你觉得芝加哥和芝加哥周边那些小城市收入差别大吗?

  Felix:怎么说呢,我所知道的居民收入和居住在哪里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因为美国人家家有车,住在市中心的去城外上班和住在周边城镇的来市中心上班都是很常见的,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你的问题。如果只考虑在居住地工作的话,大城市的收入肯定要高一些……[详细]日本:

  佐藤城,日本拓殖大学教授,比较政治经济学者,对日本、中国和俄罗斯现代化问题卓有研究。

  凤凰网:日本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实现了高度的城市化,能否简要介绍下这一历史过程?

  佐藤城:日本和中国的情况有着很大不同。日本国土很狭小,土地条件很差,但又人口众多,85%的国土是山地和丘陵,从地理条件来看,日本就不是一个理想的农业国家。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农业生产关系十分落后,生产技术水平很低,劳动生产率和商品化、大众化的程度也非常低下。[详细]加拿大:

  凤凰网:你觉得加拿大城市与农村 以及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的民众收入差距大吗?

  Yuan:就我接触的来说都不乐意,因为他们普遍挺享受布里斯班(Brisbane)悠闲,低压力的生活。虽然作为澳大利亚第三大城市,但是布里斯班和悉尼、墨尔本比起来简直是乡下。[详细]新西兰:

  Jenney你觉得呢?现在奥克兰的人口占新西兰的四分之一(奥克兰,新西兰最大的城市,人口100万)。[详细]越南:

  越南国立大学(河内)国际关系学系主任教授Pham Quang Minh所在地:河内

  这些富裕国家今日所称谓的“贫困人口”,却体会不到“穷”滋味。据《今日美国》所作的2003年美国贫困人口生活状况调查报告称,美国3000多万穷人中,73%拥有汽车,这其中又有近1/3有两辆车或以上;99%有冰箱;75%使用洗衣机;73%有电烤箱;97%有彩色电视机,其中55%有两台或以上彩电。这些穷人中,46%拥有自住房屋,平均值超过10万美元:76%的家庭装有空调,平均每家有三个睡房,一个半浴室,一个车库。【详细】

  在美国,农业是一个受到高度重视和保护的传统行业。与其他行业如工业、服务业相比,农民所交纳的税明显要少,额度相对较低,也没有专门针对农民的税种。除了税收优惠,联邦政府还直接对农业进行补贴。

  美国工资按照工种分共分22大类800个职业。工资最高的5个职业是(从高到低):外科医生206770,麻醉师197570,牙医194930,妇产科医生192780,整形外科医生190420。企业老总的工资是160440排第10位。中国读者都认为律师收入最高,其实律师的平均工资只有124750排第16位。飞行员为119750排第19位,法官、治安官为100450排第35位,警察局长为76820排第104位。

  美国四口之家2010年9月的食品开支比2009年9月增长了0.63%。2009年9月,四口之家基本型、经济型、富裕型和奢侈型人均食品开支分别占全国从业人员人均收入的3.47%、4.40%、5.45%和6.76%,平均为5.02%。美国物价相对稳定。

  在美国,个人奋斗致富的观念深入人心,一项调查显示,60%的美国人相信贫穷是因为“懒惰”所致;60%的欧洲人则认为贫穷没有道理可言,并难以改变。可以说,美国人热爱奋斗,其年平均工作时间高达1976小时,比欧洲最勤奋的德国人高22%。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主要西欧国家高出50%左右。美国百万富翁的财产只有10%来自继承,大多数都是白手起家。他们也不愿把遗产传给后代。【详细】

  美国被称为世界上最具典型性的中产阶级国家,据1940年《财富》杂志的民意测验显示,80%的美国人自称为中产阶级,甚至于一些看起来应该是上层或者是下层的美国人也认定自己是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这个概念是模糊的,很多时候,人们只是把它界定为介于上层权贵与下层贫民间的一个中间群体。【详细】

  韩国农民收入提高很快,主要得益于农产品的提价、严格的贸易保护和高额的政府补贴等。韩国在农产品贸易上实行许可制和高关税制:只有当国内农产品不能满足需要时,农业部才发放进口许可证;而在韩国的进口农产品中,100%以上高关税的农产品多达142个。【详细】

  据2000年农林水产省的普查数据,日本以农为主的兼业农民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881万日元,而东京都内城市居民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766万日元。农民在住房、车辆、旅游、休闲娱乐等方面的消费水平,实际都高于城里的中低收入者。日本农民对老年生活也不用过多担心。日本农民对老年生活也不用过多担心,因为有“国民养老保险”。【详细】

  “一亿总中流”之说来自日本政府的“国民生活舆论调查”,调查的提问是把人群分为“上层、中上、中中、中下、下”五个阶层,结果选择“中上、中中、中下”阶层的达到总样本的90%。而社会学家的“社会分层与流动调查”,提问是把人群分成“上、中上、中下、下上、下下”五个阶层,结果选择“中上、中下”阶层的近70%。【详细】

  日本从1942年开始推行养老保障制度,1961年建立了基础养老金(也称国民年金)制度,规定20岁以上国民都有义务加入基础养老金,日本从此实现“全民皆有养老金”。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保险费的征收是强制性的,采用“后代人扶养前代人”的社会保险方式,由国家统一管理。养老金的支付除了基础部分之外,还要考虑物价和工资的增长。【详细】

  日本务农人口快速老化,逾七成农夫在60岁以上,近半超过70岁,只有8.5%农夫在39岁以下。全国约有3800平方公里的农田遭到弃置,其中88%的地主表示因年纪太大,没办法耕种。在这样的情形下,日本年轻人回到乡下种田,他们不是为了好玩,而是要把种田变成最酷的工作,重振日本农业。【详细】

  中国农村仍然还有许多问题,最为突出的是农民收入问题。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下半期以来,农民收入增长速度放慢甚至停滞,导致城乡收入差距、地区收入差距不断加大。【详细】

  1970年韩国政府发起了一场“新村运动”(Saemaul Undong)。一方面通过农民以“勤勉、自助、合作”精神,依靠自身力量建设新农村;另一方面政府投入巨资,在1971~1978年财政预算中,农村开发费用增加7.8倍,支持修建包括农村用水系统、扩大农村供电系统和网络、改建村庄、扩建乡村道路,为增加农民收入创造良好环境。【详细】

  韩国促进农民增收的措施:第一是提高农产品的价格。第二是实行“新村运动”。第三是是加强土地管理,鼓励农户扩大经营规模。第四是施行了“农工平行发展”计划。第五是进行农业和农村结构调整。此外,还给农民增加信贷、支持农协发展、管制农产品进口等。【详细】

  二战后,韩国快速城市化。韩国城市化有两个特点:城市化速度快、发展单极化。首尔在二十余年内完成了城市的扩张和功能再配置,成为新经济体城市化的代表。不同于其他国家的城市化,韩国在此过程中呈现出“单极化”的特点,首都首尔成了“众矢之的”,承担起了韩国迈向现代化的重要使命。【详细】

  拉美国家经济持续发展,70年代保持较高速度,年均增长率为6%,成为世界上经济发展较快的地区之一。以至于在20世纪50—70年代全地区较为普遍地出现了经济起飞。但是,数据显示,在过去数十年里,拉美经济增长率在逐渐降低,从而导致了就业创造的乏力。在这一时期,拉美还强调以牺牲农业来发展工业。农业的发展跟不上城市发展的需要,反过来又阻碍了工业的进一步发展。这些缺陷和弊端又成为拉美经济在1973—1980年间基本停滞不前、1980年以后呈现快速下滑趋势的原因。【详细】

  拉美为发展中国家城市化最高的地区,1997年占77.7%。联合国预计,2025年拉美城市人口将占总人口的85%。欧洲城市人口比重从40%提高到60%,经过50年。拉美仅用25年。在拉美普遍出现城市人口高度集中在一个(通常是首都)或少数几个城市的现象。例如秘鲁首都利马集中了全国人口的1/3,布宜诺斯艾利斯人口占全国45%,巴拿马城占66%。联合国1995年发表的一份报告认为,在全球25个“超火城市”中,拉美占5个,其中圣保罗(人口1640万)居世界第2,墨西哥城(1560万)居第4。【详细】

  1997年以后的连续6年中,贫困人口数量仅在2000年一度有所减少。贫困人口的上升与同期经济的衰退几乎完全同步。2003年贫困人口总数达到2.266亿,占总人口44.4%。自1970年以来的30多年间,不论是在整个拉美地区还是在各个国家,社会贫困现象尽管在不同时候可能会出现某种程度的缓解,但总的趋势是逐渐加剧的。在经济转型失败的拉美地区,人们完全谈不上在家乡就业,相反,是越来越多的就业人口涌向城市,而城市无法接纳,加之社会福利欠缺,造成了更多背井离乡的城市贫民。【详细】

  自1995年拉美全地区城市失业率达到7.2%的高水平后,近4年中失业问题总的趋势是越来越严重。【详细】

  增加就业虽然有助于缓解贫困问题,但并不一定有助于缓解不平等问题。如果为穷人创造的就业机会大部分都集中在非正规部门,而这些部门的工资本来就很低,其收入差距总是呈扩大趋势,必然扩大不平等。【详细】

  拉美国家努力促进经济增长来缓解失业问题的思路是正确的,但问题是其经济增长受到严重制约。【详细】

  从欧美经验来看,只有两个地区经济发展程度相似的时候,当地劳动人口在家门口就足以通过就业解决温饱乃至小康生活的时候,大量的外出就业大军才会被止住。有时人对物质需求并非很高,只有少部分人,才会为了追求更高的物质和环境的需求,远赴千里之外寻求发展,大多数人,只要解决了小康生活,甚至生活水准稍稍低于发达地区,也可以通过在家乡就业来解决生存问题。要解决劳动人口的离家问题,首先就要解决经济的地域差异。

  无论是欧美还是拉美地区,都存在分明的城乡差异,欧美先进国家利用各种措施缩小了这种差异,虽然裂痕还存在,但已经不足以令人无法满足和克服,甚至,欧美许多发达国家已经完全看不出城乡之间的差距,人们在乡村居住,到城市工作,甚至乡村的农民收入会高于城市白领。这些成就,都足以令就业人口止步于城市之外,有效的改善离家的状况。

  除了解决地域经济差异以及城乡差异外,还要解决社会保障的水准。在一个发达的国家,有效的社会保障,是足以让劳动者在任何地区,任何工作下,都不会因为自己或者受伤,或者生病,或是遭到不公正待遇而发愁,这种社会保障会令就业人口更稳定在一个地区,不会造成庞大的流动就业大军,更不会因为所在地区无法提供保障,而涌向少数大城市。

  缩小城乡差别,一步步解决地域差距,最终实现不用离家就能解决就业,这是各国都在追求的发展模式。那么,又应该如何去操作呢?从一名企业家的视角,应当如何提出具体措施?

  蚁族绝大多数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其中来自农村和县城的比例分别达54.7%和20.7%,俗称“穷二代”。他们对土地没有父辈那样的依恋。他们很多都是在一线城市里念的大学,他们的社会交往、人脉资源都在这里。城市文明对他们有更大的吸引力。【详细】

  毕竟能力平庸、出身低微之人占了社会的绝大多数,如何创造条件让蚁族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也是考验政府执政能力的重要标杆。同时,“蚁族”现象必须引起政府的警醒。今天蚁族对工作和房子渴望,已不亚于60多年前农民对生存和土地的渴望。【详细】

  “回家”是中国人近似于偏执的信仰。在中国人的文化记忆里,为何有如许的离别和乡愁?究竟是怎样强大的力量能将如此安土重迁又恋家不舍的人们驱离家乡?在这人人脚步好像永不停歇的时代,离开或者回归,又都意味着什么?离家总与各式各样的理想交织在一起,理想不灭,离乡不止……

  城市更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我们无意改变这一切,我们只想为那些并不愿意来到城市谋生却又不得不离乡谋生的人们找出一条出路,找出一条让这些早已被喧嚣的人群、光怪陆离的霓虹灯、快得使人窒息的工作节奏折磨的精疲力竭的人们能够悠闲度日的出路。

Power by DedeCms